看衰歐美反制「一帶一路」 學者再揭北京隱憂:免擔心改變世界格局


看衰歐美反制「一帶一路」 學者再揭北京隱憂:免擔心改變世界格局
春宵苦短、恋爱吧少年

大陸推行一帶一路倡議已屆滿十年,西方國家也相應提出如「全球門戶計劃」或「重建更好世界計劃」等反制計劃。新華社

大陸推行一帶一路倡議已屆滿十年,西方國家也相應提出如「全球門戶計劃」或「重建更好世界計劃」等反制計劃,學者薛健吾表示,在西方國家民主體制下,他自己不是很看好這些反制計劃的成效。他也提到,在大陸經濟下行、人口老化等背景下,不必太擔心一帶一路會改變當前世界格局。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31日舉辦「一帶一路的十年回顧:進展與影響」座談會,由政大東亞所教授薛健吾發表專題演講。他引用大陸官方資料與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的統計指出,一帶一路推動十年間,全世界已有152國家和32個國際組織和大陸簽署了200多份的合作意向備忘錄(MOU),意即全球有四分之三的國家已經加入一帶一路倡議。

不過,由於近年來大陸基本上把之前對各國既有的各種項目和各種新增項目納入「一帶一路」,因此很難單獨評估一帶一路的影響。但薛健吾表示,數據也顯示,大陸至少已投資超過9660億美元(約新臺幣28.98兆元),規模非常大,佔2022年大陸GDP的5.5%,更是臺灣GDP的1.27倍,其中主要集中在東南亞地區。

面對西方國家對標一帶一路提出的反制計劃,如歐盟的「全球門戶計劃」(Global Gateway),或是美國的重建更好世界計劃(Build Back Better World),薛健吾指出,西方國家的投資都需要先通過自身國會同意,國會則會希望把資源留在自己的選區,因此他並不看好西方國家的優質基礎建設能提供足夠規模給開發中國家運用。

影/藍白合破局 台南藍營基層:悲憤化為團結勝選 棄保柯文哲

薛健吾還提到,西方國家常會要求他國改革、提高財政透明度,並在撥款後定時回報執行情況,相對於大陸撥款快速,不附帶政治改革要求,「西方國家的錢有點難用」。

战修罗

大陸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自2014年起,幾乎每年都投入1,000億美元在帶路的投資上,但2020年起每年投資額降至600億美元左右,除了新冠疫情是原因之一,有評論質疑,大陸投入的「量能」減少,是否凸顯了一帶一路的「衰退真相」?

薛健吾認爲,依大陸目前經濟下行的景況,的確不太能維持過去「大撒幣」的投資模式,一帶一路會轉向「小而美」,如同習近平在本次一帶一路峰會上所提,要「從『大寫意』進入『工筆畫』」。他指出,大陸會轉向重點國家進行重點項目投資,意即針對鄰近大陸的第一環國家進行港口、中歐班列的投資。

他也提到,除非大陸經濟回暖,不然大陸應會放緩一帶一路的撒幣力道,將目標轉移到沒這麼花錢的項目上。尤其隨着人口高齡化,加上一帶一路參與國不論是「避險」或是「扈從」大陸,都是維持現狀或已是現狀,因此不用擔心一帶一路會改變當前世界格局。

至於大陸推行一帶一路至今十年間,西方國家時常質疑是「債務陷阱」,他們批評大陸刻意讓他國積欠很多款項,當他國無法還款時,便要求把關鍵基礎設施、天然資源、重要地點交由大陸管理和使用,或是透過內外政策配合大陸。

薛健吾表示,由於一帶一路以「合作共建」爲名,他觀察大陸2000年至2017年的投資統計發現,拿到越多大陸投資的國家,欠大陸的債務GDP比率也越高,且償還大陸債務的能力越低。進一步觀察這些國家在聯合國的投票也可得知,欠大陸的債務GDP比率越高的國家,在外交政策上越接近大陸立場,這些國家與大陸也會有更多的合作、更少的衝突。

但薛健吾強調,「時間」是判斷大陸投資與「債務陷阱」是否有關的關鍵,不過由於各國債務資料不透明,當前仍無法判斷是「先欠大陸債務,才與大陸友好」或是「先與大陸友好,才欠大陸債務」,前者可能是債務陷阱,後者則純屬經營不善。

闪婚霸爱:老婆,晚上见 小说
醜妃要翻身 付丹青

大陸推行一帶一路倡議已屆滿十年,西方國家近年也相應提出反制計劃,政大東亞所教授薛健吾表示,在西方國家民主體制下,他自己不是很看好這些反制計劃的成效。記者陳宥菘/攝影

籃球/U16亞青賽參賽受阻 籃協理事長謝典林:姚明出來單挑

A股2900點保衛戰 遊戲股開盤後繼續大跌